暗黑破坏神3玩家中文网
首页 暗黑破坏神3 暗黑资讯 基础介绍 人物角色 魔法技能 物品装备 怪物资料 任务帮助 视频库 NPC 壁纸 场景地图 资源下载 玩家社区
 
您现在的位置: 暗黑破坏神中文粉丝网 >> 暗黑3攻略技巧 >> 正文
新闻 · 蓝贴 · 视频 · 角色 · 图库 · 下载

壹年,gydlknzj,暗黑3

DiabloFans.Com.Cn |为暗黑FANS提供最客观的资讯……
作者:CNBN · 【字体: 】 · 更新:2013/5/29 · 收藏本文
暗黑2战网

凯恩之角暗黑3周年庆征文活动作品。

本文作者凯恩之角 gydlknzj,转载请保留作者及出处!

原帖地址

壹年,gydlknzj,暗黑3

--巫医行记节选(队友篇)

前言

犹豫良久还是决定发布我的日记中。由于时间关系只是节选了其中一些内容,难免仓促。

本日记所述均来自真实事件。文中人名为保护隐私,使用了化名。出于连贯的原因,在某些段落之间加了些过渡。

革命尚未成功,战斗还在继续,同志仍需努力。

正文

“吱呀”山羊小丘酒馆的门还是被轻轻地推开了......

一下子各种高谈阔论,从四面八方压入我的耳廓,偶尔传入的似曾相识的声音,也立刻被击得飘散无踪。

不由得轻叹一声,缓步走到一个靠窗的角落,默默地坐下,从背包中小心地拿出魔法日记,习惯性地打开至空白页:

********

柯哈斯坦尼纪元 1287 年 卡珊之月 15 日(即凯恩之角历2013年05月15日)

去年的今天,地狱之门终于在这个世界打开,开启了人们称之为暗黑3的黑暗时期。

尽管我不愿意承认,但这一年的经历却确凿而无情地再次证实:自诞生之日起人类就是这场始于创世,天堂地狱之间争战的中心。

因此我一直认为,二十年前大天使泰瑞尔那一剑只不过劈开了遮盖双方战争的幕布,使庇护所像被扒光的少女一样,赤裸裸地呈现在两个强奸犯之前。

这一剑的争议始终没有停止,但都无补于人类的命运。

翻遍史料,或许虚空毒龙塔奥格才是我们真正的希望。

迪卡德*凯恩,这个令人尊敬的老人家一直处于恐惶之中。该来的总是要来;对于未觉醒的艾迪伦,再怎么警示担心也是无用的。

他也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就如我所在的部落,为未知战争的准备从未停止。

在出现天火预言不久,英雄们就开始逐步聚集,并建造了抵御邪恶势力的中心“凯恩之角”。

四天,只有四天,人们即砍杀了炼狱级的迪亚波罗

但这次地狱军团并没有如预期般地退去,反而显得越来越强大,甚至出现了传送装置和秘密场所。

从人迹罕至的边远地区,到城镇的周围,到处都有恶魔的踪迹。

即便是人们刚刚清理完的战场,不久就又会涌现出成批的军团;几大已被击溃的魔头,也不断地出现。

幸免的只有力量强大的城镇。

天堂也不得不一改以往作风,直接派出了天使参战。

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初始,世界处于微妙的平衡之中。

英雄们就在发现与消灭恶魔之间循环,挣扎于枯燥与兴致之间。

......

********

抬起头,目光透过窗口望着树立在广场中央的英雄榜。每隔一段时间,它就会随着一阵魔法光晕,变动着上面的信息。

曾经神一样的英雄,从某日起,他们的杀魔数和成就数就定格了在那一瞬间。

哦,不,他们没有倒下,只是,只是厌倦了,在我赶到新崔斯特姆的时候,就得知很多人已经离开了战场,踏上了另外的求真之路。

这,仍然是二十年前那场已经尘封已久战斗的延续,只有不断地挥动武器,没有尽头,或许换个思路是明智的。

英雄榜上的数据仍然默默不断地被刷新着,他们撑起了庇护所,续唱着英雄的歌谣。

打开的魔法日记本,随着我的思绪,无风自动,翻到了某日。

一缕魔法青烟飘出,钩住了我的思绪,将我的意识一下子拉入了书中记载的当时场景。

********

柯哈斯坦尼纪元 1286 年 埃瑟纳之月(四月)02 号

凯恩大师依然在孜孜不倦地研究几乎没有结果的课题。

周围的一切被奇怪的气氛所笼罩,也许那只是我的错觉。

预言降临确切之日的未知,和畏惧,不,应该是对战争的恐惧,不时地压迫着我。

猜测,躁动,争执,甚至是动武,不断在“凯恩之角”这座神圣的小镇上演,我们称之为“黑管”的管委会成员不时地出动维护着秩序。

酒馆,却不时地传出一阵阵欢快豪爽的笑声,仿佛世外桃源一般出尘。

混乱与秩序总是统一的。

走进酒馆,一股温馨的感觉悠然而生,刚才的阴郁一扫而空,朦胧中似乎又回到了部落之中。

我走到其中一群人当中,在来“凯恩之角”的路上,我们相遇了,我们的族群都曾参加了对抗恶魔的战斗,尽管我们不曾相遇。

“费斯杰利,你们研究出的冰霜和瓦解,很厉害啊!”

“嗯,但我认为瓦解才是魔法奥义的真谛。”

......

“真羡慕你的旋风斩已经超越先祖的境界了!”

“需要实战来不断磨练各技能的组合,没有一个技能是完美的!”

......

“猎魔人,要不是亲眼所见,还真不知道这个世界还存在你们这样厉害的力量!”

“其实,我们和恶魔战斗的历史很漫长。”

......

“和尚,听说你来自东方,那个叫什么信的......”

“阿弥陀佛,老衲不能打诳语。”

......

“你和你们一族一直都这样么?给人感觉很猥琐啊!”

......

话题继续着。

“恶魔真的会在预言之日降临吗?”无言。

“我认为,开始的战斗还是以个人为单位,这样既可以打探情况,又可以磨练自己!”

“那是当然!”

我很喜欢和怀念当初部落的团队训练模式,因为那样在作战时有种背靠背的安全感。难道“羊群心理”在作怪?

可是不得不承认,在某种思想的驱动下,我也倾向这种单干的提议。

“我觉得我们应该成立个公会。”

“怎么成立?上面都已经有安排了。”

“就是个松散的组织,大家尽量在一起吧。”

“好像也很难,上面也安排了突击小组最多四人一起探索。”

“那也没有关系,我们还是成立个吧。说不定以后能成为传说。”

“好吧,那先来起个名字吧。”

~!@#$%^&*

乌七八糟的名字和肆无忌惮的笑声不时飘出了酒馆。

“你们的娃几个月了啊?名字想好没?”

又是一堆乌七八糟的名字。

无关痛痒的话题就这样继续着,但我仿佛无力地靠在椅子上,贪婪地享受着眼前的一切,希望时间永远停止在这一刻。

“猎魔人,你的双胞胎......咦,人呢?”

“她又去拉单杠了!”

......

********

那个猎魔人叫......下次遇到她要再问一下她的芳名。

她说“单杠是最好的锻炼方式。”因此,大家称她为“单杠女”。

我觉得我应该也经常拉拉“单杠”,小时候曾经坚持了很久,当时是为了考验,不过效果真的不错。

我和她几乎同时去的新崔斯特姆,在我俩到达那里的时候,一些人已经成就传奇,一些人已经踏上求真之路。

因此,我们经常一起灭魔。

魔法日记本又是一阵翻动,把我带入了另一个场景:

********

柯哈斯坦尼纪元 1286 年 贝珊之月(九月)十一日

第一次在新崔斯特姆遇到“单杠女”,就像所有蹩脚的老掉牙故事里写的那样开始了......

她走了过来,我不由得脸红心跳。

“能给点钱吗,我想买些装备。”细得如同蜜蜂叫的声音飘入了我的耳朵。

“要多少?”还没等回答,一个鼓鼓的钱袋就被掏了出来,20W。

“够不?不够再问我要!”

“足够了!”我自认为语气中充满了感激,兴奋和惊喜,但是是真心的。

20W已经算不小的数目了;据说她的资金也不多;况且就目前想购买的装备来看,应该也是措措有余了。

过了很久,我才敢地抬起头来直视她。

虽然能肯定在不久的将来,我一定可以买得起这些一般又实用的稀有装备。

但为了更快更多地消灭日益变强的地狱军团,哦,不。

坦白地说,是抵挡不住这些小极品的诱惑,而希望尽快地占有。

禁不住还是向她开口了。难道我也被恶魔影响了吗?

“高级!”她的话,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有些秀逗的大脑没有明白,但却不由得重复道“高级!”。

在我做出回答之前,她已经头也没回地向镇外走去了,哦,原来是组队猎魔。

我又激动了,这是第一次,虽然一直都希望能有战友。

出了城镇,我们开始奔跑,我有意落后了一点,在她的右后方。

她跑起来很奇怪。

上身略微前倾,两手各举着一把弩枪,屁股向后一翘一翘,披风也随之一荡一荡的,迈着飘渺的步伐快速向前移动。

有点跌跌撞撞,还有些朦胧。也许这样更有利她们一族的战斗方式。

我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明明堂堂七尺之躯,不知为什么却总佝偻着,我曾经尝试挺直,没坚持多久就会萎下去。

走起路来,每跨出的一步当要踏地的时候,总要顿一下,似乎在探查脚底是否有钉子一样,使我总觉得跑得不是很快。

每附加一次技能或魔法,即使是瞬发,吟诵完毕总会有那么一点停顿,身子还会被迫做出某些动作。

这一切对战斗都毫无用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这使我非常懊恼,是否是自己的修行不够。

“哒哒哒哒”正在我感慨之际,跑在前面的“单杠女”开火了,前方出现了几个羊头人。

我赶紧召唤出了僵尸犬和巨尸,尽管它们在战斗时非常有用,但我却总是忘记在出门前就应该召唤它们。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放完一梭,看见一个羊头人冲了过来,立刻跑到另外一个位置再放一梭。

很有节奏的吹箭,很有韵律的战斗,我不禁有些陶醉了。

召唤兽迎住了大部分恶魔,“单杠女”站桩扫射。

尽管离她有不近的距离,我也感觉得到弩箭的犀利。我很怀疑上面附加了某些魔法。

要是目标是我,即使不落荒,也会被其气势所镇。

突然有一只羊头人从我们的交叉火力中突出,冲向了“单杠女”,抡起了武器。

在我还没来得及想点什么的时候,突然眼前一花,她似乎翻了个跟头,消失了,原地只留下一阵有些泛紫的青烟。

正纳闷间,她在我身后不远凭空冒出,射击却并没有停止。

好快的身手。

这批恶魔数量不多,实力虽然比我原来遇到过的要强些,但在我们六个多方位攻击下,终于有惊无险地被全部消灭了。

团队作战,有组织果然比单干强,两人的杀伤力肯定比一人大,效率高了,自然生存机会也就大了。

明显地,至少我要少吹一半的箭,似乎只要一出手敌人就会倒下,秒杀阻挡在前面的一切,居高临下。真是魔幻般的精彩感觉。

理智告诉我,应该完全不能有这种思想,在当时的情景下被我毫不犹豫忽视了。

配合很重要,稍一疏忽,很可能会致命。在随后的作战中,要多加留意训练,我心里想着。

我们相视一笑,又继续向前跑去,这次我跑在了前面。

她是真正的远程,而我最多只是个中程,我在前面,一方面可以掩护她攻击,主要还是我也可以尽快地打击敌人。

心中没来由突然感到一阵温暖。我不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有了依靠,又找到了部落丛林训练项目的感觉。

原本围在身边的僵尸狗,突然加速向前冲去,就好像狗嗅到了屎的味道,我X。

敌踪。我示意放慢速度。

不远处地平线上,出现了地狱军团的一个营地。周围还有很多游荡的魔物。

我一直想不通的是,恶魔如何能在这么快的时间内,一次次地在我们世界聚集,地狱传送门的性能是如此的强悍。

看我们已被发现,我赶紧召回了狗和巨尸,对“单杠女”说:“我们回去报告上面吧,让他们多派点人手过来。”

我所以成不了英雄,可能就是缺乏那种永往之前的送死勇气。

我看着传送魔法光晕无力地闪了一下,就知道遇到麻烦了,我们陷入了“战争领域”。

恶魔已然开始发起了冲锋,羊头人,蛮牛,毒树妖,食腐者,我X,开聚会啊。

跑是跑不掉了。

我刚想说“愿圣光保佑我们”。

我X,在我最需要的时刻,那些鸟人在哪?眼前和心里却都是恶魔,只有以命搏命,用自己的血和肉铺出一条路。

刚才的温暖,突然变成一股股热流,滚过了我的四肢百脉,更是涌上了我的头部,一股燥热,仿佛身处于熊熊烈火之中。

至今都使我难以忘记。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什么虫上脑?

头脑中反复翻滚的只有一个字:杀!

召唤物已经先于我冲进了敌群。狗急了还会跳墙。

刚刚萌生的想要训练团队作战的想法,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现在什么配合分工,肉盾炮塔,统统他X的都是扯蛋,到处都是恶魔,到处都是武器,与其寻求战术,不如使用最原始最直接的方法:

变成最强的杀戮机器,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拼命把他们送入无形之地。

心里默念着先辈们的英名,我跟上了它们。

我已无暇顾及“单杠女”。隐约中觉得她也冲了过来,双眼已变成了两点白芒。

“噢呜”

禁不住体内那团愈来愈热熊熊烈火的燃烧,终于控制不住,提前爆发。

高潮,显然不是在最好的时刻来临了。

随声之后,暗绿色浓稠液体翻着白泡汹涌地泻了下来。

狂怒地砸在冲在最前面生物们的头顶上,淋过它们的躯体,直落地面,呈圆状地扩散开去。

强酸腐蚀肉体嗤嗤声夹杂着痛苦的嚎叫,此起彼伏地直冲云霄。

令人做呕的酸臭,带着一些烤肉的香味,顷刻之间弥散在空气中。

这无疑给其他的恶魔,发出了警告:他们遇到了强敌。

更多的敌人即将赶来,虽然其中有些因为害怕而暂时选择了逃离。

望着面前第一波伤害的成果:在空中不断翻滚的残枝断臂和薄薄的血雾。

开始的惧怕已不在存在,一丝狞笑浮了上来。

不但没有拒绝这样的残酷,反而沉浸了进去。

战场上狭路相逢,就是看谁狠。任何悲天鸣人,就是在残杀自己。

为了连续施法,我索性放弃了跑动,昂首站立,任凭武器,法术,撕咬的肆孽,身上已不断有鲜血迸出。

那个连我都觉得可怖的骷髅头露出了贪婪的表情,毫不吝惜地吐出大把的液体,好像即使把所有一切都呕出来,他也不会满足。

酸雨云像不耗费魔力一样,不断地形成,疯狂地创伤并收割着灵魂。

然而恶魔很强很暴力。

如斯的伤害,也不能做到屠杀的境界,开始那种一往无前的感觉不复存在。尽管已经有不少恶魔倒了下去。

战斗很艰苦,压力非常大。但我仍然坚挺着。

突然我的魔力一空,攻击一顿。

在我想变换位置之前,周围的空挡就立刻被随后的恶魔填补上。

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下意识中仍然吹出了几只于事无补的毒箭。

我扫了一眼周围,不远处,神出鬼没的“单杠女”也陷在苦斗之中,无暇顾及我这边。

哦,别了战友,坚持住,我......

我感觉灵魂飘出了身体,我看见肉体仍然在原地被恶魔蹂躏。

但我并没有前往无形之地,我的召唤物并没有消失,我能感觉到战场的一切,我能穿过恶魔们的身体。

啊,是先辈们拉出了我的灵魂救了我,“灵魂漫步”。

毫不犹豫赶紧向“单杠女”靠拢。可是马上又改变了方向。

我看见越来越多的恶魔正向“单杠女”聚集。

即使我们两个合力也不可能马上杀完所有怪物,这只会再次葬送自己,和她。

突然之间我明白了。

只有尽可能灭掉更多的怪物,才能减轻队友的压力,才能给我们带来生存的机会。

队友不仅仅是我的依靠,更是我的责任。我们要一起活着回去。

我召回了留在原地的肉体。立刻爆掉了还在与群魔苦战的僵尸狗。

在它们魂归无形之地的时候,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恐怖的能量,周围的一切都化为乌有。

炸翻的尸体惊跑了不少的魔物。

生命的气息同时也在我体内快速地蔓延。

闻着这浓烈的血腥之气。愤恨与烈火终于继续催化了暴戾之气。

我不顾一切地扑上去,见到一头尚未断气的蛮牛,一口咬在了它的喉咙上......

我还不满足,掏出了血瓶,像灌酒一样倒了下去。

我不由大声吟道: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剑光照空天自碧,劫灰飞尽古今平。

毕竟魔物数量众多,自己攻击也不够强劲。

强忍住继续站桩的冲动。

始终和恶魔保持一定距离,酸雨云,吹箭轮番上阵,危及关头及时“灵魂出窍”。

在经过猎魔人附近的时候,偶尔朝攻击她的恶魔放放冷枪。

在我们的合力下,怪物一个个倒下,胜利的天平慢慢向我们这边倾斜。

我们又集中在一起,我前她后,火力全开,对剩下的恶魔展开了毫无人性的屠杀。

正当我们经过一片树丛的时候,突然跳出了三头身泛蓝光的蛮牛,两两之间连着火炼冲了过来。

我X,中了秘法师的埋伏。

我眼睁睁看着三条火炼穿过了我的身体。

灵魂被灼烧的痛楚,使我感到一阵虚弱。

毫不犹豫地爆了狗,由于爆炸位置不是很好,并没有对蛮牛秘法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我和“单杠女”立刻分头跑开,三个蛮牛也分开追击,我被分到了一头。我们要的就是这个结果:打断了火炼。

秘法师的其他技能,尽管使我很难过,即使还有其他怪物在旁协助,但恶魔显然已经大势已去,已经不能对我造成危险,况且我还有四个跟班。

很快我们就解决了麻烦,继续前行。

我仍然控制不住自己。

劫后余生以及艰难取胜后的兴奋,又燃起了复仇的怒火;使先前莫名产生的内火,如火上浇油一般,越来越烈。

我始终不知道开始产生的内火究竟是什么,激情?

耳边传来有节奏的弩箭破空声,无疑地成了催化剂。

额头上的青筋不断跳动,像是战鼓一样,紧促地鞭鞑着我挥起手中的武器。

我对着前面凭空发出了酸雨云,宣泄着心中的躁动。

开始那种屠戮一切的感觉又占据了我的意识。脑海中充满了杀念。

我甚至怀疑自己浑身散发着能直接取魔性命的气场。

一路上恶魔零星地散布在各处,已经抵挡不住我们势如破竹,催枯拉朽的攻势。

一些仪式法师,还没有来的及采取行动,就被酸液所淹没。

恶魔的嚎叫,翻滚的残体,秒杀的快感,又持续不断地刺激着我的杀念。

我此时似乎明白了,为什么伟大如伊祖尔那样的降魔斗士也会投靠到恶魔一方。

我是否已经向黑魔道迈出了第一步?

大教堂的门还是关闭着。

我们所过之处一片静寂,暂时没有了恶魔的踪迹。战斗终于告一段落了。

“单杠女”停了,下来说:“我需要休息,先回去了!”。

我下意识的哦了一声,我不知道她是否在战斗中也有我这样的感觉。

她双手泛出魔法光晕后,凭空消失在我的面前。

空寂的战场,又只剩下我一个人。

头还是晕晕的,暴跳的青筋慢慢恢复,心情逐渐平静,突然一阵虚脱,倒坐在路边的石凳上,再也提不起继续猎魔的兴趣。

不禁唱到: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眼前恍惚出现刚见猎魔人时的情景:

高挑身材,迈着猫步走来,没有斗篷,没戴帽子。

齐耳的短发,前额的刘海长长地批向一边。

脖子上的围巾,随风从一边飘在脖后。

双眼漆黑犀利。

说不出的英姿飒爽。

********

我的意识,从魔法日记中出来,惯性地仍然留在刚才的情景中。

嗯,要说身材,那还是野蛮人。尤其是那个叫从心的。

我一直认为这是个很有禅意的名字,万事随心。本以为应该是个和尚大师才对,没有想到确是个五大三粗的野蛮人。

我又进入了魔法日记

********

柯哈斯坦尼纪元 1286 年 贝珊之月(九月)十三日

......

终于,我和从心杀到了阿兹莫丹的老巢前,那是一段长长阶梯。

他跑在了前面,在这短暂的宁静中,我注视着眼前的背影。

粗壮的肱二头肌,有力地前后摆动。即使在昏暗的甬道中,也熠熠放着油黑的光亮。

虎背上两块虬扎厚实的腱子肉,随着胳膊的摆动也有节奏地抖动。

圆浑的臀部,一下左一下右,比女猎魔人的猫步还要猫步。

别在腰间的武器也是一荡一荡的。

双脚犹如践踏般地前行,显现出雷霆万钧的气势。

突然,道边深渊中跳出个魔物,他想也不想,操起武器挥了出去。

带着尖锐的啸声,狠狠砸在了恶魔身上。

沉闷撞击声,夹杂着清脆的骨头断裂声,在空旷的通道中不断传播,余音不绝。

如败絮般的身子,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飞出了视线以外,良久传来了噗的一声。

怪不得,人称野蛮人为“跑酷”。

我冲口而出“好性感啊!”。

“什么?”

********

记得有一次从心......

魔法日记又试图引导我,但这次我拒绝了。

从心想学习巫医的战斗,那天他剃了个头,光了膀子,穿了个白色的裤子,在学吹箭。

那条裤子太显眼,就如只穿了条白色内裤一样。我好几次都强忍住不要笑出来。

现在我还是笑了出来。

我们当中,名声最大的也是一个野蛮人。

初见他的时候,头盔上那冲天的犄角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因此我习惯称他为“牛角”。

他对我帮助很大,资金,装备,经验等等。

我一直希望能和他一起除魔,但我觉得他是神一样的存在,我怕我会拖累他。直到有一天。

********

柯哈斯坦尼纪元 1286 年 贝珊之月(九月)二十日

今天是个令人激动的日子。“牛角”带我们去挑战炼狱级的迪亚波罗。

我和“单杠女”在城里遇到了“牛角”。

还有另一个

[1] [2]  下一页

来源:CNBN ·点击:2034次 · Www.DiabloFans.Com.Cn ·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 版权声明 ::..
    · 凡本网署名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 暗黑破坏神中文网 所有。
    · 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 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 暗黑破坏神中文网 ”。
    · 未经本站明确许可,任何网站不得盗链及抄袭;如引用页面,请务必注明来自本站,谢谢!
     
     

    暗黑破坏神1下载 暗黑破坏神1:地狱火下载 暗黑破坏神2下载 暗黑破坏神2:毁灭之王下载 暗黑破坏神3下载
    暴雪暗黑III蓝贴
    暗黑3资料速查
    暗黑年线 | 角色属性 | 凯恩日记 | DiabloLore
    野蛮人 | 巫 医 | 法 师 | 武 僧 | 恶魔猎手
    综合介绍 | 暗黑3下载 | 暗黑百科 | 嘉年华2011
    中文版技能模拟器 | 物品装备 | 英雄人物
    魔人法师 | 聚尸怪| 多节行者 | 羊头人 | 骷髅
    沙丘长尾蜥 | 食腐者 | 黑暗信徒 | 堕落者
    古墓蝰蛇 | 追随者 | 宝藏携带者 | 更多怪物
    地图 | 地下城 | 崔斯特瑞姆 | 卡迪安 | 边境废土
    暗黑图库 | 暗黑3解答 | 常见问题 | 开发团队
     
    精彩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