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3玩家中文网
首页 暗黑破坏神3 暗黑资讯 基础介绍 人物角色 魔法技能 物品装备 怪物资料 任务帮助 视频库 NPC 壁纸 场景地图 资源下载 玩家社区
 
您现在的位置: 暗黑破坏神中文粉丝网 >> 基础介绍 >> 正文 · 收藏暗黑3中文粉丝站 ·

Cain's Journal 迪卡·凯恩的日记

..::| 暗黑破坏神中文网 · 【字体: 】 · 收藏本文 · Www.DiabloFans.Com.cn |::..
自从恶魔领主--暗黑破坏神,孟菲斯托和巴尔入侵庇护所世界,发动妄图屈服人类的灵魂为邪恶意志效力的暴乱已经过去了二十年。即使当年正面与恶魔交锋的战士们,如今也已渐渐淡忘了。
  当迪卡凯恩回到崔斯特瑞姆大教堂的废墟寻求击败新的恶魔势力的线索时,一团象征着厄运的烈火从天而降,而降落点正是当时暗黑破坏神入侵世界的入口所在。这团火焰重新唤醒了远古的恶魔们,同时召唤着庇护所的英雄们来保卫人类世界,再次抵抗正不断壮大的炎炙地狱的力量。
  这就是迪卡·凯恩,最后的赫拉迪姆人,解密者、引领者、先知。掌握着远古的知识,通晓击败邪恶的方法。

  这本札记显然出自迪卡·凯恩之手,它记录了庇护所世界在 Diablo 浩劫中所经历的诸多事件。

  • 耶哈南之月 15 日
    柯哈斯坦尼纪元 1265 年

      过去的一年里发生了太多令人难以置信之事。尽管我一次又一次地告诫自己,也许这一切都仅仅只是我的妄想而已,但那些事实却如此确凿,挥之不去。阿尔布雷彻王子被绑架之后,我们的莱昂里克国王显然是已经发疯了。他变得狂躁而易怒,开始变本加厉地折磨他的臣民,并挑起了与西征国的战争。这场荒唐而无谋的战争最终彻底失败。之后,国王的护卫们背叛了他,这些曾经忠诚的勇士对国王的不满最终演变成一场公开的叛乱。叛乱很快被平息,国王将所有的叛乱者钉死在了木桩上,直到有一天国王也和他的儿子一样神秘失踪,这段暴政才告一段落。空气中弥散着某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氛,那似乎是……恐惧。
  • 丹赫之月 1 日
    柯哈斯坦尼纪元 1265 年

      赫拉迪姆人,一个多么荣耀的名字。
      年轻的时候,我曾羡慕于那些无畏而充满英雄气概的传奇。我也曾幻想自己曾是其中一员——非凡的塔·拉夏,这位传说中的法师领导着的神秘的赫拉迪姆人!能成为“最后的赫拉迪姆人”是多么的荣耀,遍旅世界,邪恶出现在哪里,就在哪里与之战斗。啊,真是浪漫的想法,年轻人的能量真是无穷无尽。但无论如何,很长一段时间我并未认真对待过这些传说。
      然而现在,我却必须认真去思考那些传说和现实中惊人的相似之处。我们的城镇之下也许真的有那些黑暗存在?唉,要是我这逐渐衰老的心智还能像幼年时一般毫不费力就能记起那些传说故事就好了。
      我开始搜寻典籍,查找那些尘封故事里存在的真实线索。尽管所有迹象都表明这些传说中有一些真实的根源,但我接受的教育和我掌握的知识仍然不断地告诫我,这些不过是些巧合而已。
      所以我现在只能怀疑,难道那些尘封的故事是真实的?难道那些勇敢的赫拉迪姆人和燃烧深渊里领主的故事并不仅仅是母亲口中讲述的童话?

  • 丹赫之月 12 日
    柯哈斯坦尼纪元 1265 年

      该死,我真是个蠢货。如果我能早点采取行动,如果我能将我所在意的那些猜测讲述出来,那么那些可怜的人也许就能够逃脱死亡的厄运。而现在,一切都太晚了。光明大主教拉萨鲁斯,这位国王最信任的幕僚以寻找国王遗失的王子的名义聚集了一群村民深入修道院的地底。自那以后,这些村民再也没能走出那映射出诡异红光的修道院大门。
      可怕的真相却是,曾经的光明大主教已经堕落到了黑暗面,拉萨鲁斯肯定是在修道院的地底进行着某种邪恶的仪式。那些被他诱骗到地下的村民全部遭到了毛骨悚然的厄运。他们被屠杀、被献祭给恶魔、被转化为可怕的不死生物。看上去,降临在镇上的这些邪恶是由他一手构建的,但我怀疑他也许仅仅只是一名不知情的邪恶爪牙。
      黑夜无比漫长,修道院中不断传出仿佛出自地狱深渊的低沉呢喃。我独自一人无助地瘫坐着,对眼前的景象无能为力。我没有力量去与邪恶战斗,此时此刻我只能求助于那些传说典籍中的断章残句。对,我应当继续搜寻那些传奇,现在我对这些传说深信不疑,我坚信,其中必有一个方法能够打败折磨我们的邪恶。

  • 丹赫之月20日
    柯哈斯坦尼纪元1265年

      每一天,镇上的空气都变得更加凝重,每一天都有新的恐惧降临在我们的头上,越来越多的镇民落荒而逃,但很少有人能活着逃出这块邪恶之地。现在留下的人已经很少了 -- 铁匠格瑞斯瓦尔德、皮聘、奥格登、法尔汗、可怜的怀特(那断腿的小家伙)、当然还有和善的吉里安。今天早上我曾遇见过格瑞斯瓦尔德,这名曾经无所畏惧的壮汉脸上写满了恐惧,似乎随时都会被疲倦和惶恐压倒。然而,就在几乎所有人都在逃跑的时候竟然有人来到镇上。这些冒险者听说了崔斯特拉姆发生的异变,犹如发现了腐烂尸体的兀鹫一样聚集到了镇上。但其中一位叫安德丽雅的不一样,对她,我简直束手无策。她公开宣称自己是个女巫,而她的到来显然加重了镇民的恐慌。她对奥术知识几乎无所不知,甚至通晓那些我闻所未闻的高深魔法。为何她会特地在这样险恶的日子里来到此地?这位神秘的女巫身上显然有些地方不对劲。

  • 丹赫之月 27 日
    柯哈斯坦尼纪元 1265 年

      黑暗的日子继续推移,每个夜晚似乎都无穷无尽,但每个黎明都会带来了更多的冒险者。他们强壮,易怒而且好斗,有点胆量却更接近鲁莽。显然这帮乌合之众中没有人能够称得上是英雄。他们一个接一个地进入修道院的地底,但总是有去无回。对此我无能为力,他们的鲁莽不过是在增加邪恶大军的数量。我只能继续埋头于尘封的旧纸书本之中寻求击败邪恶的答案,这些传说和现实的相同之处越来越多,该死,当初我就应该认真的对待这些传说而不是草率地忽略它们。

  • 拉珊之月 1 日
    柯哈斯坦尼纪元 1265 年

      我终于等来了希望。我每日都在观察这些冒险者,而现在有一位战士脱颖而出。他沉默寡言而且冷静异常,从他的躯体里散发出能够令人镇定的气质,在那些足以使其他只顾掠夺分赃的冒险者狼狈不堪的场合里,他却纹丝不动,始终专注如一。我觉得我终于找到了一位英雄,这位徘徊者。晚上,我请他来到了我的小屋。我为他解读了历史的黑暗篇章,毫无保留地将我的猜测与已经证实的现实告知于他。从头到尾他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在示意我继续的时候微微颔首,似乎无论多么恐怖的黑暗都无法吓倒他。我也与他分享了我的知识,那些我在传说中了解到的击败邪恶的方法。但愿,这些知识能够在他与邪恶浴血奋战的时候起到一些作用。

  • 拉珊之月 21 日
    柯哈斯坦尼纪元 1265 年

      就在今天,邪恶牧师拉萨鲁斯的诅咒法杖被带到了我的面前。这似乎是一个令人欢欣鼓舞的消息,但我知道,这仅仅是更深恐怖的序幕。事实上,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怀疑降临在崔斯特拉姆的黑暗本源究竟是什么。要承认这个邪恶正体的事实却是过分恐怖了,提及这个名字,任何凡人都会为之战栗。但无论如何,我们已经到了不得不正视这个恐怖的现实的时候了——这一系列事件的源头,折磨着我们的邪恶之力正是掌管恐怖的魔头,深渊的领主 Diablo 本尊。
      事实已经非常清楚了,拉萨鲁斯绑架了阿尔布雷彻王子,并且将王子献祭给了 Diablo,将他从远古的囚笼里释放了出来。没人知道这位曾经侍奉光明的祭司还打算在亵渎之路上走多远,以及他还有什么更邪恶的计划,唯一幸运的是,他已经死于我们英雄的剑下,没命继续他的黑暗仪式了。

  • 埃瑟纳之月 6 日
    柯哈斯坦尼纪元 1265 年

      我辗转于噩梦之中,那可怖的梦境里有一名幼童,他正在遭受非人的折磨,临死时发出的哀嚎仿佛发自地狱深渊,凄凉之声震碎了修道院腐朽的窗户,而当我醒来时听到的却是 Diablo 被终结时发出的骇人尖啸。尽管黎明已经破晓,但听到这如此令人惶恐的叫声,我仍然抑制不住全身的颤抖。我无法再次入眠,只能冒险来到户外等待战士的归来。此刻时间似乎特别漫长,每多过一秒,我的担忧就增加一分。
      他终于出现了,初升的太阳映衬着他的身躯,血迹覆盖了他的身体 -- 敌人的和他自己的。我终于放松下来了,英雄战胜了Diablo,他在残酷的考验中幸存了下来,而所有的恐怖都已成了过往。
      望着遍体鳞伤的英雄、望着修道院外焚烧着的尸体、望着战斗后留下的废墟,我的思想依然困惑着。如果我当初认真对待那些传说,那么这一切是否都是可以避免的?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

  • 埃瑟纳之月 18 日
    柯哈斯坦尼纪元 1265 年

      Diablo 被打败了。接下来的几周里,小镇崔斯特拉姆爆发出了我从未曾见过的欢乐气氛。当所有人都沉浸在终于摆脱了梦魇的庆幸中时,城镇里那位安静的、总是沉思着的英雄,我称他为朋友的战士,低调地接受了这一切庆祝活动。他总是在远处静静地观察着欢庆的人群,若有所思。在我看来,比起那些遗留在他身体上的疤痕,他在教堂地底里承受了太多的心灵创伤。这些内心深处的冲击也许已经永远地改变了他。我尝试过给他一些忠告,但他始终和我保持着距离,我并不觉得被冒犯了。时间,也许是唯一能够治愈他的东西。

  • 埃瑟纳之月 20 日
    柯哈斯坦尼纪元 1265 年

      我怎么能如此目光短浅?我将我朋友的忧郁归咎于他所经历过的恐怖而产生的自然反应,而竟然从未注意到他身上所寄宿的正是 Diablo 本体。在战胜了 Diablo 之后,这个自负的战士将禁锢Diablo的灵魂石插入了自己的体内,妄图用自己的身体和精神来约束恐惧领主。然而很明显的,他失败了。他开始身披宽大的黑色斗篷,将他身体上的变化隐藏在黑暗之下。在沉思了数周之后,他终于在一个夜晚里启程了。也许他去了“东方”,在战胜恐惧领主后他无数次尖叫着名字醒来的地方。
      他离开我们后不久,成千上万的恶魔从地底出现,它们攻击了我们的城镇,将它烧成了平地。嗜血的恶魔没有放过任何人,包括妇女和孩童,甚至死者得不到坟墓里的宁静,他们最终都被复活成了恐怖的不死怪物,成为了恶魔的爪牙。可怜的铁匠格瑞斯瓦尔德,他曾满怀虔诚的为那位徘徊者打造了锐利的武器和厚重的铠甲,现在他却遭受了最为不堪的厄运。在被折磨了无数个日夜之后,他被腐蚀为一名渴求凡人血肉的恶魔怪物。
      毫无疑问,恐惧领主已经占据了他的身体。这个傻瓜,他以为他可以控制 Diablo 邪恶,然而他那不计后果的自负最终葬送了我们所有人。
      现在,我独自坐在囚笼之中,在周围此起彼伏地惨叫和地狱烈焰中等待着我的末日。

  • 卡珊之月 2 日
    柯哈斯坦尼纪元 1266 年

      我早已放弃了希望,向必然的命运投降了,崔斯特拉姆在烈焰中燃烧,一切都毁了。但不可能的事情竟然在今天发生了,我被拯救了。一群勇者来到了柯哈杜拉斯,与黑暗徘徊者带到这片土地上的腐蚀进行着战斗。他们有身经百战的战士、通晓魔法的术士以及盲眼修道会残存的游侠。黑暗徘徊者,那位曾经拯救了这个世界,却为这个世界再次带来了浩劫的战士,已经带着某种未知的目的离开了。他临走之前腐蚀了盲眼修道会,杀掉了那些曾经为光明而战的游侠和修女。她们中的大部分都堕落并屈服了,成为了黑暗的爪牙。恶魔女妖安达瑞尔隐藏在修道院的最深处,阻断了通往“东方”的道路。只有除掉她,英雄们才能继续追赶黑暗徘徊者。
      我应该紧跟着这些勇士们的脚步,希望我掌握的远古知识能够派上些用场。

  • 卡珊之月 28 日
    柯哈斯坦尼纪元 1266 年

      东方是无尽的沙漠,一路上我们与野兽、恶魔以及疲惫不停地战斗。在被压力冲垮之前,我们终于穿过了沙漠,来到了沙漠中的明珠,东方之城鲁特·高因。
      尽管我没告诉过任何人,但 Diablo 的恐惧仍然在我身上留下了印记。我夜不能寐,故乡被毁的场景不断折磨着我。那些不洁的场景,手无寸铁被屠杀的村民,地底下重复着罪恶的黑暗仪式。我祈望这些恐惧终会随着时间慢慢褪去,但恐怕我永远无法从这些诅咒中逃脱。
      为了搜寻黑暗徘徊者的下落,我不断和镇上的住民交谈着,希望能够得知一点蛛丝马迹。但得到的信息非常之少。我们仅仅得知了他并非是独自旅行 -- 他有一位名为马里乌斯的凡人同伴。我不禁好奇此人在整个事件中究竟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 索曼内瑟之月 11 日
    柯哈斯坦尼纪元 1266 年

      就当我们快要失去继续追踪黑暗徘徊者的线索时,勇士们发现了赫拉迪姆权杖。啊,作为最后的赫拉迪姆人,我太熟悉关于这把权杖的传说了。
    这把杖是开启塔尔·拉夏墓室的钥匙。赫拉迪姆的领导者,非凡的塔尔·拉夏战胜了毁灭领主巴尔,并将巴尔封印在他的墓穴里。但即使是伟大的塔尔·拉夏也无法长时间的经受恶魔的腐蚀。黑暗徘徊者的目的很明显 -- 他想要进入墓穴,解放他的黑暗兄弟。
      塔尔·拉夏给他的墓穴设下了无数的迷宫和陷阱,最终我的勇士们随着黑暗徘徊者留下的线索找到了真正的塔尔·拉夏之墓,但已经太晚了。干掉了恶魔达瑞尔之后,勇士们见到了大天使泰瑞尔。泰瑞尔曾在黑暗徘徊者试图解救巴尔的时候与之战斗,在即将获胜的时候却因为一名凡人的插手而致使巴尔被释放。如今巴尔的灵魂石已经遗失,重获自由的毁灭领主和黑暗徘徊者已经出发前往了崔凡克,去解放他们的兄弟 -- 仇恨领主孟菲斯托。
      我们必须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 蒙坦之月 1 日
    柯哈斯坦尼纪元 1266 年

      今天我见到了那位曾经不顾一切危险解救我们于恐惧领主之手的人,见到了战胜 Diablo 之后他身上的变化。在库拉斯特港外的丛林里,我们第一次亲眼看见了黑暗徘徊者,他的身影转瞬即逝,邪恶的笑声在沼泽潮湿的空气中久久回响,大批的恶魔朝我们蜂拥而上。即使坚定高贵如他一般的英雄最终还是敌不过恐惧领主的腐蚀和影响,那位英雄已经死了。我将他旧日的影子从脑海中挥去,诅咒他的自负将他引领上了这条黑暗的道路,并将痛苦与死亡撒播在了我们的世界。
      孟菲斯托在我们世界中的复活是短暂的。崔凡克的人民早已被仇恨领主所腐蚀,他们互相猜疑,杀掉所有的异己。剩下的人都成了恶魔领主的忠实奴仆,他们将满腔的仇恨倾泻到勇士们的身上,但这些都无法阻止勇士们的脚步。他们战胜了难以置信的艰难和恐惧,最终在孟菲斯托刚刚复活的时候击败了他,收回了他的灵魂之石。
      勇士们目睹令人挫折的一幕 -- 尽管那位徘徊者的心智早已被 Diablo 所占据,但 Diablo 冲破凡人肉体的束缚获得彻底重生的消息仍然令人颤抖。黑暗徘徊者身上所有的人性都已经泯灭,他已经被 Diablo 彻底取代了,无论是心智、身体还是灵魂。
      Diablo 已经回到了燃烧的地狱中。他正在组建一支足以横扫整个世界的恶魔大军。勇士们决定对燃烧地狱发起突袭,以永远终结Diablo的存在。在大天使泰瑞尔的帮助下,他们义无反顾地前往了防御地狱的前哨站 -- 天堂庇护所。
      此时我能做的只有祈祷,祝他们好运了。

  • 奥斯塔纳之月 4 日
    柯哈斯坦尼纪元 1266 年

      在深渊地狱,勇士们解救了被腐蚀的天使,一路前进到了恐惧要塞。地狱之战的惨烈超出所有凡人的想象,居住在深渊里的恶魔连最恐怖的梦魇都无法描述其样貌和残暴。
      然而最终勇士们取得了胜利,Diablo 死了。我渴望听到这个消息已经很久了。当这个消息最终到来时,我才稍微感到一点欣慰。
      然而我的轻松还显得太早。立马就有消息传来 -- 另一支恶魔大军正在向阿瑞斯特进军。毫无疑问,这是巴尔的军队正在攻打世界之脊。我们即刻出发,踏着战争之潮向北方挺进。
      无论如何,我们还是有一些值得祝福之事 -- 孟菲斯托和 Diablo 的灵魂之石都已经在地狱熔炉中被摧毁了,他们不会再阻挠我们了,永远不会了。现在,魔神三领主中只剩下最后一个了。

  • 贝珊之月 2 日
    柯哈斯坦尼纪元 1266 年

      北方山脉刺骨的寒冷考验着我那年迈的老骨头。巴尔的大军据守着从最后的要塞哈洛加斯到山脉顶峰所有的通路。我的勇士们的荣耀、力量和奉献从未停止过让我感到惊讶。他们勇敢地战胜了无数的恶魔,并靠近了巴尔本尊。最终的决战就在眼前。
      在勇士们浴血奋战的时候,背叛的谣言却笼罩着整座城镇。守军的境况越来越艰难,这一次,我们绝不能再晚了。

  • 贝珊之月 10 日
    柯哈斯坦尼纪元 1266 年

      我们似乎被诅咒了,每一次胜利之后我们都面临着失败。尽管勇士们摧毁了巴尔,但大天使泰瑞尔带来了绝望的消息。世界之脊山脉顶峰里存有一件被他唤作世界之石的强力神器,而如今世界之石已经被巴尔腐蚀了。对于世界之石及其蕴含的能量我知之甚少,这件神器自上古时代起就被秘密保护在此,据说其连接着整个世界的根基。大天使泰瑞尔认为唯一的选择是摧毁世界之石。尽管我害怕这样的举动会对这个世界带来我们无法想象的创伤,但我也只能祈祷泰瑞尔天使此时此刻作出了正确的抉择。
    (旅记至此戛然而止)

  那之后的故事众所周知。三名恶魔领主被消灭了 -- 至少看上去是这样。但摧毁世界之石动摇了整个避难所世界的根基,尽管其带来的深远影响还不得而知。

  20年过去了,避难所世界享受着难得的平和,关于上次浩劫的记忆也渐渐的开始变得淡漠。直到最近,一些新的邪恶又开始在暗处滋生,关于邪恶复苏的谣言四起。

  于是迪卡·凯恩只身来到崔斯特拉姆教堂的遗迹中开始搜寻关于新的邪恶的线索。就在此时,天生异变,燃烧着的邪恶印记划过天空,从天堂之上重重坠落到 Diablo 曾经复生之处。地狱烈焰开始燃烧,无数古老的邪恶生物从深渊中醒来。

  黑暗再次降临了。

·暗黑破坏神中文网:diablofans.com.c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版权信息 | 网站地图 | 友情连接 |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